与子成说。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这礼拜不知道写什么,扯点鸡毛蒜皮的淡吧。



一、关于“故园”——


外人觉得顾帅行伍出身,常年吃沙子喝北风,性情又跳脱,一定十分不拘小节。皇上呢,打从少年时候起,就是个慢性子的斯文人,一举一动透着风雅无双的气度,连他身上那点外族血统都能给遮过去。


所以表面上看,他俩私下里过日子,应该是皇上安排周到,顾昀满口“随便”,怎么都行。


但其实长庚这个乡下出身的“土皇帝”,根本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精致。他一天到晚除了俯首干活、练功养生,没别的志趣。只要顾昀一出差,他就过得跟和尚似的。每天早睡早起,跟铁傀儡打一架然后上朝...

北疆一段不为人知的小事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上礼拜说到,沈将军咸鱼翻身,终于趁大帅被醋熏得五迷三道时涮了他一把,让他吃了一颗花球,抽到了那张字条。


如果单说“慰藉”,顾昀的慰藉有很多,长庚美人排第一,但除他以外,好吃的、好玩的、过命的兄弟、丧着脸的沈易,王伯种的娇花、老霍喂的宝马……人世间种种能让他驻足欣赏、笑上一笑的东西,都留着他的情,自然也都算他的慰藉。


可是,“行到水穷处”,指的又是什么时候呢?


顾昀第一眼看见这行字的时候,想起的不是他年幼失怙、耳聋眼瞎的那段日子。


一来那是太久远的故事了,二来么,后来好几十年一直也是这样,他反正也习惯了。现在再回忆,反倒是小时候...

蒸汽朋克版真心话大冒险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新皇李旻继位后第二年,正月十六,北行宫的温泉别院里灯火通明。


北大营不当值的将士全跑了过来,进京述职的沈将军也特意多留了几日,连向来勤勉的陛下都找了个托词,罢朝一天。有陛下坐镇,那些个想借“贺寿”之名跑来拍马屁的讨人嫌,就全都不敢露头了,北行宫全是自己人,又热闹又自在。


用罢了家宴,北大营的将士们不便长时间擅离职守,都各自回营地了,别院里笙歌渐消,曹春花嫌不热闹,就提议要玩“击鼓传花”。



“作诗么?”葛晨一听,脸色都变了,慌忙摆手道,“我不来,来不了,我给你们敲鼓算了。”


顾昀接道:“那看来我只好给你们...

啊啊啊啊啊啊!好甜!

猪蹄:

《撒野》
戴眼镜的男朋友
戴男朋友的眼镜

这次图和文字顺序就不会错了……=w=

买菜喽买菜喽~

李熏鹅:

山竹精:看到刚刚跑过去的土豆了吗


土豆凯:暗中观察

卷心菜然:体型太大没看见

上海青平:别乱动好伐

上海青度:那么黑耍什么帅哦

上海青诚:谁在说话

西红柿琰:瑟瑟发抖


方方小可怜,别哭啦,到姐姐这里来~啊~(づ●─●)づ 嗝~

李熏鹅:

吃琰吃度吃平吃季吃方吃然(嚼

一个纪念。

您真的巨可爱了吧!!!一个暴哭(˶‾᷄།།‾᷅˵)

我们方就是白月光(* ̄︶ ̄)

转载自:李熏鹅

啊啊啊啊啊啊,全部都要带回家

李熏鹅:

来自拍啊~

图多慎点么么哒

1 / 20

© 犀牛 | Powered by LOFTER